崩代纪事

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,你可以不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。

不知道是什么的随笔。

昨天下午数学课的时候窗外下雨了,我其实看不出下雨,但雨水清冽的气息钻进我鼻子的时候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。
我对气味一直很敏感,闻一闻就知道有没有下雨。

幼时起我就幻想自己是超级英雄。我最爱做的事情是把床单披在肩膀上假装自己是超人,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,这个游戏我玩了很多年,直到我上了三年级,我看了斗罗大陆,然后看了斗破苍穹,武动乾坤,我看了很多很多很多玄幻小说,天哪,我甚至幻想过自己会降龙十八掌,掌出灭生灵,拳显万圣形。

那个时候我对超能力的渴求达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,我成天幻想自己拥有斗气翅膀,有一件名叫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储物魂器,还有外附魂骨,我有银白色的精神力,我还爱写字,偶尔酸的时候吟诗作对,吟的也是“笔动山河气,墨凝日月霜”这样的诗句。

但随着年龄渐渐长大,我明白自己只能是个麻瓜,并且终于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的存在,但非常有意思的是,之前它们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,但在我对那个神奇的世界接近绝望的时候,我却真正的见到了它,我幼时的梦想瞬间燃烧了起来,我终于接触到了这些东西。妈妈跟我说过很多次别人会觉得这是迷信,我只是反复想着史铁生的一句话,“不管我们信仰什么,都是我们自己精神的描述与引导。”

但在真正接触过以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我不能排山倒海,我不能飞檐走壁,我不能飞,我不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在我读了很多经文以后我才明白,修行的意思不只是修持唯物主义者们认为不存在的东西,修行的根本是修行心境。到现在很多人来找我买符算卦,我最先说的一句话就是,不管你信不信符咒的作用,算卦的结果或好或坏,都要记住事在人为。

最后引用太上感应篇的一句话来结个尾
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”

…同学今天突然说觉得我既天真又幼稚,而且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说我把世界想的太美好了。
…一时震惊无语…我觉得,我们在教科书上,在各种文学著作中,都能看到有人在歌颂那些美好的东西…例如正义,善良,诚实,正直…等等。既然这些都是值得歌颂的,为什么我相信这些,要被当成是幼稚天真?为什么相信正义…竟然会被当做…幼稚?

我并非…不知道人间疾苦,甚至我现在也一直很艰难…但为什么见过黑暗就必须不能继续相信那些美好的品质…?

是的…我承认让人不高兴的事情确实很多,但正是因为如此…才更要相信正义啊。如果因为世道太不友好…就放弃相信正义公理…把自己变成不善良的人…然后去践踏那些被歌颂的品格…瞧不起那些幼稚天真的相信正义的人们…这也太可悲了吧。

我以前看《世界文明史》的时候,开篇有一段话。
“文明就像是一条筑有河岸的河流。河流中流淌的鲜血是人们相互残杀、偷窃、斗争的结果,这些通常就是历史学家们所记录的内容。而他们没有注意的是,在河岸上,人们建立家园,相亲相爱,养育子女,歌唱,谱写诗歌,甚至创作雕塑。”

还有罗曼罗兰的一句话。
“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以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”